•  

    两三年前我还会跟五爷抱怨起属于少年们的失语症,但是如今,吐槽的心都磨成了猪下水。少年们一夜之间在脸上刻下了法令纹,却生疏地在社会上推杯换盏。当然,卯先生永远不会将这一套耍得得心应手,他只会落寞地躲在角落里画几笔小画,喝上一瓶气泡充足的碳酸饮料,这就能让他开心上一阵子。

    1月4日,他换了新工作,用不长不短的时间走上了一条传说中的道路,老天给他一些不给他一些,他俯首感恩抬头望天,低调地不成为一个坏人。小兔子总是抱怨他不够爱她,这个臭小子除了无语摇头,也拿不出更多的证据来扳倒一个女生嗔怒的心。证据不知道是否在远方,他很快就要带爱人去那个遥远的海岛寻找。

    卯先生的父亲生了一场大病,卯先生用假期的时候回家探望了父亲,这个市侩但在卯先生眼里总是有种温柔气质的男人显得很憔悴。卯先生有点自恋,这个应该是遗传使然,这次回家探亲,他发现父亲抽烟的手总是黑黢黢的,洗也洗不掉,卯先生后来才知道这个大病初愈的男人在用染发膏。

    卯先生从父亲身上也窥视到了自己的变化,虽然用衰老这个词语显得有点装腔作势,但是总是流露出疲态的身体告诉他,他再也不是十年前的一夜七次郎了,这个200多兆容量的大脑剩余的空间越来越小,肠胃里囤积的宿便却越来越多。卯先生害怕衰老,但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这种恐惧,他只能跟所有人一样把这种恐惧当作叉烧肉吃进肚子里,能拉出来就拉出来,拉不出就烂在肚子里。

    时间到了,我得去洗个头了。

  •  

    对,下午的时候地震了。感觉是被人恶作剧地推搡了一下,甚至是快速地让人体会不到丝毫恶意。

    原来这就是地震,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震级,哪怕只是如同男人们高潮后不自主的抽搐,也让忙碌奔命的人们忽然停了下来,抛开零零种种的生活压力来恐惧一番。至少卯先生就是这样。

    确实是这样,在忽地晃动一下之后,卯先生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这是地震。因为这里是深圳,充满了声色犬马的生活,经济特区是它的身份,高房价是它的标签,东莞是它难以启齿的伤疤,香港永远在对岸对它嗤之以鼻。你看,这座城市压根就跟地震没半点关系。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忽地一下子的晃动是人民群众在为亚运健将的夺金记录欢呼雀跃所致,是大亚湾核电站的露点引发的爆炸所致,是楼上楼下的某对狗男女在媾和的运动所致。但不幸的是,这忽地一下的晃动就是传说中的地震。所以当卯先生明了这一残酷事实之后就产生了丝丝的恐惧感。

    我们拼命存钱为了在物价飞涨的时候能有口饭吃,我们左顾右盼为了不让自己被富二代的车轮碾死在斑马线上,我们反锁门窗为了自己的劳动所得不成为梁上君子的囊中之物,甚至我们使用避孕套为了让孩子留多点时间给他的父母替他积蓄足够多的奶粉钱。

    但是我们能为这个该死的地震做点什么准备?

    所以,晚上我和小兔子相互说了很多肉麻的话。

     

  • 2010-09-22

    旧月搓盘手 - [兔涂图]

    这张还是8月份的时候和小兔子广州二人吃食之旅的最终留影,这会儿就已经快到10月了。过完国庆,卯先生就在深圳待满两年了,虽然这几百个日日夜夜并没有让卯先生的容貌看起来更加衰老,但是你们一定可以体会到,我摒弃了小卯这个腻歪暧昧的称呼,从容地拾起了卯先生这个身份。卯先生不一定要西装革履或者满脸胡渣或者衬衫扎进西裤里露出金利来的皮带或者在酒桌上和肥佬们推杯换盏,但是卯先生和所有混社会的人们一样有一颗坚韧而颓丧的心。

    国庆长假,大学的西哥要结婚了,以前的同事卡卡也要和她的小建筑师完婚了,很遗憾没法回去参加他们各自的婚礼,但是还是要祝福他们幸福。

    八月十五,台风过境。

  • 原本这将会是一篇跟姑娘们的大姨妈一样平淡无奇的日记,但是一切在我下班回家的时候改变了。

    虽然我很想用比较生猛的词语来形容我开门的一霎那受到的冲击,但是说实话,当时我真的头脑空白。是的,猫拉屎了,就在我的床上。于是,这本来是一个适合和朋友们QQ调侃一番再安然睡去的夜晚,哪怕手痒打个飞机也无伤大雅的美好时光,就这么毁了,我开始迅速地整理现场和思绪,毅然决然地把令人窒息的床褥一股脑打包丢掉。这里我要说明一下,猫儿平时会自己找猫砂盆大便,但今天一场狂风暴雨,把通往阳台的门给关上了,那里有它的猫砂盆,于是它很冷静地找到了房间里最舒适的地方酣畅地进行排泄。

    再说回我这边,丢掉弄脏的被褥后我就豪爽地在楼下杂货铺买了一堆廉价的床上用品,上楼,清扫现场,把可以和爱马仕并驾齐驱的六神花露水倒了一半来驱散猫屎味,然后铺床。完了还要去整理猫砂盆,可悲的是猫砂盆放在阳台上,下午的暴雨将一盆猫砂泡成了水泥,面对这盆泛着猫尿腥臊味的水泥我释然了很多,我要是猫儿,就算门没关上,我也不会在这么堆恶心的玩意上排便。于是开始清理猫砂盆,这真的已经变成一盆子水泥了,所以当我铲完这些浸水的猫砂,铲子的把都弯了,真肏啊,所以哪位心仪直男的小Gay,你可以引诱你心仪的异性恋者去铲浸水的猫砂,一定变弯的。

    再接着,我提着几个鼓鼓囊囊的黑色垃圾袋下楼了,里面当然是废弃的猫砂,回想刚才我抱着一团污秽的床单被褥,我想,阴谋论者一定认为我是变态的肢解狂在毁尸灭迹。怎样都好,怎样都好,这样一个夜晚,本来适合和朋友们QQ调侃一番再安然睡去,哪怕手痒打个飞机也无伤大雅,但现在却要像个变态肢解狂一样提着黑色塑料袋深夜去倒垃圾……我想说,没有大把的时间或者不是像卯爷这么爱心爆棚的话,千万别养宠物了,遇上这样丧逼的事情,简直连和猫儿同归于尽的心都有。

    另说,配图是卯爷做的斗地主,可惜现在的成品和这张最初的设计稿已经差之千里,它成了我都不愿认领的丑逼孩子,没准什么时候你们也能看到这娃,替我可怜可怜它。

    感谢五爷的约稿,感谢猫屎,感谢未眠的人们。这次的大姨妈来得有点汹涌。

  • 其实别动队的世博之行在大半月之前就结束了,但卯先生的照片到今天才放上来,而且还只是比较糟粕的一部分,因为你知道,整理这些美好的回忆对于一个深陷高温和繁杂工作中的蚁族是多么残酷的事情。我愈发不知道如何表达,特别对于这种美好的事物,本来就不丰富的词句在这个时候会显得更加匮乏。好了,那就不多说了。

    根正苗红的中国馆,在我们的世博之行中花去最多时间排队的一个展馆,华丽,却略显沉闷。

    兔子造型的展馆,忘记是哪个地区的了,为小兔子寻找世博园的兔子造型也是我此行的任务之一。

    韩国馆门前短暂的休憩,自拍解闷。

    标志性合影。略有心宽的新裤子+卯先生+别有用心的社长大人+小鸟依人的社长夫人。你们要知道,一般在外面与场馆合影,究其原因都是因为排队时间过长而放弃参观。

    +

    欧洲联合馆里的一尊门神,其实卯先生很想和他合影的啊!

    马来西亚馆华丽丽的地板。

    日本产业馆里,神奇邮局的卡通明信片,有爱到爆,一套四张80大洋。

    站好,多多罗!

    大阪城市展区的Hello Kitty,卯先生就爱这些萌什么的玩意。

    还是在大阪城市展区,绿色有机蔬菜,新鲜的颜色饱满的姿态。

    荷兰馆下的米菲兔,合照不二选啊!可惜卯先生还是没鼓起勇气!

    乌镇的河边,眼疾稍稍缓和一些的卯先生终于出现在镜头里了。乌镇之行是几天以来最舒适的旅程,吃饱喝足后可以在西栅漫无目的地混上一天,闲适是这里给于游客最好的礼物。

    与同伴们在机场分别,然后飞回各自的城市和生活,把这几天压缩成一段段谈资说给友人,把无法言说的感怀留在这些图层里。或许,下个旅程才能找到适合的词句来言说当时的心情。

  • 2010-06-13

    卯先生在乌镇 - [兔涂图]

    对啊,这就是卯先生,自打他从轰轰烈烈的世博会回来后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琐碎事情当中了,还没等他蓄满力气自拔一下,小病小灾什么的又来了,说实话,头都大了一圈了,这会儿的他仅有的叙述能力也丧失了,那些在上海和乌镇的美好回忆都要烂在肚子里了。回到昏暗的办公室重新打开电脑从事那份拼拼贴贴的工作,卯先生想死的心都有了,要命的是眼睛也发炎了,变成了怪异的大小眼,此外还变成了小兔子所说的包包男!

    卯先生这辈子最害怕的就是别人给他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利用这一点你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击败卯先生。

    最后放上在乌镇的一张留影,那是多好的一个地方吖,比办公室要好一百倍都不止。

  • 最近呢,真的发生了很多细细碎碎的事情,虽说一件件地面对,但是一向波澜不惊的生活忽然多出这么多的意外来多少让我有点猝不及防。先是被千元给挠了,好吧,我真的太背了,于是医生赐了我五针狂犬疫苗。接着家里急需用钱,对!存款发生了强震!然后最近周围的人事变动也让人心烦意乱,接着,更要命的是我得重觅新居了!

    少年们的夏日就要在纷纷扰扰的琐碎当中来临了!

  • 2010-02-26

    湿漉漉 - [兔涂图]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久没写点什么了。匆匆地过了个年,悻悻地回到深圳觉得一切都那么不明朗,就跟回来时那辆满溢臭味的卧铺大巴一般让我感到昏厥。下车时天上正飘着半大不小的雨,以为跌倒谷底的心情出乎意料地又往下坠了,接下来就是两三天冷到绝望的日子,然后天气又抽风了,气温在两天的时间里快窜到30度了……话说,潇洒为了抵御严寒买的电暖气立马成了摆设。
    冷暖急剧的交替,换来的就是前所未有的潮湿,天知道这些水平时是怎样隐藏自己的,在这个没有立春的春天它们终于全涌出来了,墙上、地板上、狗男女的心里、蠢蠢欲动的器官上……到处都是。所以现在你又能看到小姑娘们迫不及待地露出了自己的大白腿招摇过市了,这真是激励小伙子们拼命地好方式。
    年前因为薪资问题几乎积怨成疾了,今天竟然给批下来了,顿时心情大好,这个湿漉漉的春天,那么多不属于我们的美好的事物在眼前来来往往,早就把心里那点自尊给捻灭了,那么就赶快抓住这点小乐子给自己打打气,忙上一整年吧!
    另说,我好想买手机,我好想买显示器,我好想买这买那!!

  • 2010-01-26

    新年 - [兔涂图]

    23号公司举办了一场无比腥臊的年会,很不幸,我也为这场臊气的晚会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在这里我要厚颜无耻地爆出一些照片,大家可以窥豹一斑。感谢部门技术和装备都相当上流的同僚们提供的高素质照片,相当精彩!

    “管他什么”的设计部团队,没错,哥们儿姐儿们就是支持性部门,所以登台都是侍者范儿。除去后面表情裂了的大同君(-_-b背后灵么……),大家还真有组合的气势。

    刘老根大舞台。一切罪恶的根源。

    “No Body”组合,bling bling的小美女们上了刘老根大舞台简直成了送文化下乡五人组,杯具。左起第二位是来自设计部的渣哥,我们鼓掌。

    与民同乐的龙哥,此时正在做一件取悦大众的事情。

    相信我,没拍出来的照片的下半截吓坏了不少人。

    潇洒越来越少理千元了,它现在更像是我的猫了。每天它都看起来挺怨念的。

  • 2010-01-15

    认领新地盘 - [兔涂图]

    豆瓣快来验证吧!doubanclaim8d05eb378b03d6b0

  • 2010-01-15

    New Memory - [兔涂图]

    之前大巴也抽了,当然,于我这种万年才来更新一次的人来说并没有很大的妨害。

    期间,过了生日,看了传说中的《阿凡达》,踊跃参加年会的舞蹈,奋力熬夜,领了双薪,花去大半,收到唯一的生日礼物,接触莫名其妙的人与事,一次次回忆起苦涩的往事,在不紧不慢的生活中又慢慢忘却这些往事,或者说这些事情渐渐变得不再苦涩,像泡过的茶叶般再没有味道,于是倒掉疲软的茶叶,泡上新的茶。就是这样。

    在这里我想说我那份唯一的生日礼物,是一瓶Marc Jacobs的男士香水,伴随花露水的气味长大的我,在我26岁的时候用上了人生中第一瓶香水。我记得我说过,很多记忆都是依靠气味才能浮现。奇怪的是,开始使用这瓶香水的那天起,好多东西貌似就被它的气味给抹去了。新的一岁,难道注定就会有新的记忆了么?

  • 2009-12-27

    Christmas gift - [兔涂图]

    其实我很想收到你的礼物。但现在窗边摆着的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 2009-11-24

    忐忑 - [兔涂图]

    又是迟到的日记,大约是在寒潮刚刚凸现的时候,我们鬼使神差地去了一趟海边,因为那糟糕的天气,我们没有了短裤、人字拖、海边的烤肉、养眼的比基尼。两天的行程,留在脑子里的尽是些美味的海鲜和飕飕的海风,好坏参半。
    这些照片是在大甲岛上留下的,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值得多待一会儿的美丽的小岛,但还是因为这糟糕的天气,我们只花了半个多小时,在海滩上留下些冲昏了头脑的照片就匆匆离去了,倒是往返途中激烈的海浪让人记忆犹新。

    对于特兰克斯和悟天的合体,短笛叔叔感到很不满意啊!!

    基纽特种部队的华丽亮相!

    是的,方大同,可拉思可!!

    冬季恋曲中漫步海滩的勇俊Oppa!!

    生死海岸!!同时也是优衣库冬季海獭发布会!!

    铁汉沙滩!!

    卯爷,没什么好说的。
    时间回到今天,家里新添一口,对于这位新同屋,我真是感到分外的忐忑啊!

     

  • 2009-11-02

    - [兔涂图]

    变天咯,就像每一次寒流来袭一样突然。身体变差了,从未病得如此难以招架,工作也变得异常富于挑战性,星宇oppa的工作也在前不久发生了令人焦躁的变动。变吧变吧,变得让任何人都捉摸不透才好玩。

  • 2009-10-12

    搞乜鬼 - [兔涂图]

    说好的话不算话,就跟这秋天一样,才来多久就冷飕飕的了。卯爷还没买保暖的衣服呢!
    身体差,工作乱,秋天得谨小慎微地过才行。